您的位置 首页 企业内训

疫情下的留学产业链:机构倒闭 中介降租 大学补贴

文/简爱踏出空旷的韩国仁川国际机场,姜煌对着首尔的天空舒了口气,算是结束这趟持续两天一夜的辗转旅途。怀着对博士课程的期待和对疫情隐隐的担忧,姜煌坐上学校接留学生报到的迷你巴士——宽敞的空间内只有他和司…

文/简爱踏出空旷的韩国仁川国际机场,姜煌对着首尔的天空舒了口气,算是结束这趟持续两天一夜的辗转旅途。怀着对博士课程的期待和对疫情隐隐的担忧,姜煌坐上学校接留学生报到的迷你巴士——宽敞的空间内只有他和司机两人。当时是2020年3月14日,韩国大邱疫情正抢占着国际要闻版面。同一时间,身在南半球城市墨尔本的留学生郑位也有着同样的担忧。受旅行禁令影响,大量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籍学生无法进入澳大利亚,但在澳大利亚的部分中国学生已经开始计划归国。和留学生经济关系紧密的租房产业、留学中介、语培机构同样不乐观。墨尔本和悉尼大量留学生公寓空置,房租下滑15%~30%。部分留学中介机构对服务费用做了减免,以求竞争到更多的客户。知名留学语培机构深陷停课欠薪困境、老板失联。大量中国籍学生准备暂停在澳大利亚的学业,大学也无法收到学费,对大学财政影响颇大。为鼓励学生继续学业,部分澳大利亚高校发布了对中国留学生1500澳元到7500澳元不等的补贴政策。这场疫情,对整个留学产业来说是一场巨大的风暴,而最艰难的时刻可能还没有到来。留学生:从艰难回校到艰难回国3月初,郑位所在的学校计划开学,她必须要准时回到墨尔本。但2月1日,澳大利亚宣布对过去14天内到达过中国大陆的非澳籍及PR(Permanent Resident,指持有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签证的外国公民)持有者实行旅行禁令。经过多方比较,2月初,郑位决定先去往泰国,并在泰国待满14天后再前往墨尔本。郑位的经历绝非个案。澳大利亚教育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在澳入学中国籍留学生达22.9万人。如何顺利回到学校完成学业,成为诸多留学生面临的问题。去哪儿网数据显示,2020年2月仅通过泰国中转前往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人数就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37倍。事实上,在郑位抵达泰国之初,澳大利亚媒体已经开始报道中国留学生试图从第三国绕道返回澳大利亚的新闻。“用词不太友善,是说我们去第三方廉价度假国家绕过旅行禁令。”郑位回忆道。辗转第三国,对留学生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不敢和别人一起住,酒店加机票花了不少钱。”同在墨尔本留学的莫妮购买了2月22日从曼谷飞往墨尔本的机票,价格达12000元,她很心疼:“平时只要三四千块。而且现在大家都回不来,餐馆也没生意。我刚到墨尔本,老板就跟我说不用去上班了。”一名中国留学生绕道第三国返澳的机票和酒店花费在2万元以上。留学生无法回到学校的问题,也出现在韩国。2月28日,中韩两国教育部签署“引导本国学生规避前往对方国家”内容的协议。据韩国教育部数据,截至3月10日,在韩国高校就读的67876名中国留学生中有30955人(45.6%)尚未入境韩国。和澳大利亚一样,很多学生选择了延迟入学或者休学,甚至放弃offer。姜煌申请的是插班生博士,等同于新生入学,如果不在3月16日前报到会失去入学资格,家里原本不赞成赴韩入学,认为安全第一。“但是我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也辞了。如果不走,整个规划就停滞了。”姜煌的舍友之一是在韩华裔,两人关系不错,但他很诚实地对姜煌说:“韩国人并不喜欢中国人这个时候来。”姜煌说:“不欢迎的言论看到了,还好学校对我们态度还是很好的。”有人历经波折去国外大学,有人几经辗转来了又要走。3月15日,澳大利亚确诊新冠肺炎298例。同日,澳大利亚宣布全境封闭,除澳籍和PR持有者外一律不得入境,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称,这项禁令很可能至少持续半年。此时郑位已经结束泰国的隔离,抵达澳大利亚有段时间,但她的很多中国同学慌了,大家纷纷开始考虑是回国还是囤物资留下来。郑位说:“没想到自己这辈子有一天会在一个发达国家抢厕纸。”超市里已经根本看不到鸡蛋、意面和新鲜肉类。同样2月底才通过第三国绕道抵达墨尔本的易立泽在父母的多次催促下,经过反复权衡,在澳大利亚宣布边境封闭一周后决定回中国。“我延毕回去‘投毒’了,拜拜咯各位。”易立泽在同学群自我调侃。但对于留学生回国,舆论的态度并不友好。多篇关于留学生归国后不配合隔离、不满隔离条件甚至从隔离点逃跑的新闻刊发后,在网络上陆续发酵,“建设家乡你不行,千里投毒第一名”被喊成了口号。一名就读于剑桥大学的海南籍学生甚至被堵在家门口。此前,这名留学生还在积极联系渠道,组织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向国内寄送物资。“我们哪儿是打满全场,这是全场被打啊。”困在意大利米兰的张熏已经和室友在家里吃了一周烤芋头,唯一的户外项目是看窗外的鸽子。3月28日,澳大利亚确诊新冠肺炎3639例,易立泽已通过多次转机回到中国,配合当地防疫部门前往隔离点。入住1天238元费用的隔离点后,易立泽拍了些照片到同学群,照片里的宾馆有些老旧,家具也破损了,同学回复他:“别抱怨。待会上新闻了,能住就好。”郑位给母亲回了微信:“妈,我买了一个月的吃的,一切都好。”语培机构和留学中介:瑟瑟发抖与留学生的顾虑和不安相对,留学中介和语培机构亦状况百出。2019年是留学服务机构资质审批取消的第三年,大量留学服务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天眼查数据显示,成立2年及以内的,注册资本200万元以内的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数量约为4.7万家。而2020年,留学产业就在疫情中瑟瑟发抖。澳大利亚颁布对中国旅行禁令时,仍有10.6万名中国籍留学生没有进入澳大利亚,占到了中国籍留学生总数的56%。随之而来的还有急速下滑的申请量,有留学机构称同期的澳大利亚留学申请量下滑了30%。3月15日,川威思顿环球教育的留学业务总监卓小源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关于境外归国人员入境安置办法的新闻,说“最近回国的同学们请注意,请积极配合”。卓小源有着15年的留学中介从业经验,目前主要负责留学咨询和申请规划。在卓小源看来,疫情肯定对行业有影响,但对留学中介影响并没有那么大。“第一,从2015年开始,线上咨询就比较多了,很多工作都在线上完成。第二,现在也不是大多数留学国家的申请季,所以学生还没有开始延迟留学计划。”不过,在郑位的朋友圈,很多留学中介已经开始打折办理各种留学相关业务,“看起来很担心客人流失”。对此,卓小源表示:“我们的应对措施不是打折,而是专门的团队负责关注疫情发展和签证政策的变化,每天推送最新消息给学生和家长提供信息。”。“目前来说受影响大一些的主要还是语言培训行业。”卓小源坦诚道:“有那么几家大型语培机构倒闭了。”Eason是某全国连锁语培机构的分校教务主管,从留学中介转行过来,她说疫情确实对语培机构的影响相当大:“老师课时变少工资减少,行政岗直接拿底薪。”她所在的校区2月的课时量直接减半,兼职老师几乎没有课上了。1月29日相关部门就通知机构线上上课、线下停课,一些家长提出了退钱。Eason说,疫情刚开始,机构还用需要付费软件进行线上授课,后来因为经济原因也改成了QQ和微信。至于同行,Eason无奈表示,百弗英语和泰晤士英语都倒闭了。“主要还是盲目扩张现金流紧张,一出问题就坚持不住了。”语培老师还好,暂时只是没课上,Eason称:“没有听说辞职或者转行的。如果疫情继续,估计会有人去做考研英语和四六级的老师吧。”。Alex是成都饥饿空间工作室的创始人,原来做了7年语培老师,现在工作室也主要负责培训雅思和托福。Alex说,疫情对他们的影响很大。“学生乐意上网课,家长不乐意。”2019年底,Alex的工作室从80平方米扩张到200多平方米,租金是笔不小的压力。“虽然上网课对学生老师都要轻松一些,但是实打实地说,钱少了。”3月本该是语言培训班报名高峰期,Alex在2019年同期签下40万的单子,而今年到目前为止仅仅5万不到。如果疫情持续,对行业接下来的发展,Alex不太乐观。但她心情还颇为愉悦:“没什么嘛,大不了就转型做线上授课,之前也不是没考虑过。”因为“技术流”出身,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Alex都自信能吸引到学生,并不是很愁将来怎么办的问题。海外高校和租房中介:“把中国学生留住”和留学生经济关系紧密的,还有海外租房中介和高校。留学生无法顺利进行学业,对他们产生的经济连锁反应也是巨大的。虽然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仍然没能挽回这种收入断崖式下滑的颓势。如前文所述,近一半中国留学生并未如期入境韩国,而韩国留学租房市场此刻正在遇冷。据韩国《首尔经济》报道,韩国疫情扩散后,原本已签订房产租赁合同并预付定金的中国留学生“宁愿违约损失定金,也不去韩国了”。拥有最多中国留学生的庆熙大学旁边一家中介称每天有2至3个合同告吹。一名房产中介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如今,取消合同的要求比新合同多。”与韩国留学租房市场近况类似,“澳大利亚也没好到哪儿去”。郑位翻着微信上各种留学租房群的信息:“我的中介降房租了,可能怕我不续约行李一卷跑回国。看看啊,以前320澳元一周的房子,现在1个月1000澳元包水电网还送口罩。”(澳大利亚的房租按周算,一个月是4.3周。)而莫妮的室友没能在澳大利亚彻底关闭边境前回到墨尔本,目前仍然支付着房租。“3月15日,就是关闭边境那天,我给中介发了邮件,希望降一点房租,真的负担不起了。”莫妮苦笑,“其实现在很多学生都在要求降租金,我知道房东也不好过,但是我要遵守自我隔离禁令,就不可能出去工作。”这并不只是墨尔本的孤例,据澳大利亚SBS报道,布里斯班大学公园学生别墅小区的负责人Deric Shen手里现在就有了31份无法及时返回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租房合约。而Raine & Horne北悉尼物业管理部总监Melinda Wong表示,目前面对留学生群体的出租屋空置率目前达到了70%左右,同时短期租赁房屋的租金价格也下跌了15%到30%。澳大利亚两大租房软件之一的Domain数据显示,墨尔本Carlton城区的学生公寓楼目前至少有70间空置,全市其他地区至少还有数十套学生公寓楼面临类似的问题。由于大量中国留学生无法返校,澳大利亚的大学也无法收到下一学期的学费。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产业每年创收320亿澳元,国际留学生38%来自中国。面对政府旅行禁令,澳大利亚高校各出奇招。西悉尼大学率先宣布对“曲线回澳”的留学生提供1500澳元补助,塔斯马尼亚大学一次性发放1500澳元。为了鼓励学生交学费而不是延期或者退学,学费高昂的“澳大利亚八校联盟”更是大出血。墨尔本大学提供最高7500澳元的学费减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新学期开始时向滞留海外的学生提供5000澳元的助学金;阿德莱德大学给中国留学生第一学期学费打8折,奖学金照发;悉尼大学对第一学期进行全面在线学习的学生,给予4000澳元退款;莫纳什大学宣布对能提供有效文件的学生最高补助5000澳元。但上述高校的行为此前被澳大利亚本土媒体痛批:“变相鼓励中国留学生从第三国绕道返澳,为澳大利亚增加了新的输入病例风险。”无独有偶,韩国政府也有意留住中国留学生,于3月初宣布拨款40亿韩元用于赴韩中国留学生的防疫和安置。首尔市长朴元淳表态称对中国留学生反感也是一种病毒。姜煌回忆:“我隔离的时候吃得很好,韩国同学说是一顿饭8000韩元(约合47元人民币)的标准,荤素搭配,水果、酸奶都有,还有饮料、零食。隔离地点是学校宾馆,家具、家电很齐,洗漱用品也免费发了,毛巾都给了好几条。”全球疫情蔓延下,留学生、留学中介、语培机构和海外高校都成了留学产业链这根绳上的蚂蚱。面对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疫情,大家难免都有一种风雨飘摇之感。郑位本该今年毕业,因为疫情,她的专业课程受到影响,暑期实习无法成行,若疫情持续“可能不能如期毕业了”。姜煌有些失望至今没能见到导师,但仍觉得自己幸运:“学校临时要求做硕士学历的海牙认证,如果不是疫情我5天是拿不到结果的,肯定耽误入学。”Eason原计划年后辞职,现在拿着底薪都不辞:“哪儿敢啊,没失业就好。如果疫情持续,留学语培机构会大量倒闭。”一直乐观的卓小源也说,“如果(疫情)持续一年,那么对整个行业的冲击就是巨大的了。”(编辑:黄玉璐 校对:颜京宁)
推荐阅读
点击大图|142万中国留学生在“疫”国:有人收到“政府牌”连花清瘟 有人买6张机票待命
点击大图|西昌大火19人牺牲:“130公里驰援”背后的基层防火之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点牛招生培训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ntkuav.com/81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