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英语培训机构倒闭后……(下)

  • A+
所属分类:英语培训












文:浪小妞图:浪小妞
推荐阅读
?
那家英语培训机构倒闭后……(上)
01方卫东是晚上十点从酒店回到家的。他老婆胡洁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女儿发烧,让他赶紧回来。当他一进别墅,他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胡洁穿着一件水红色的丝绸睡衣,坐在客厅的红木雕花椅上,正悠闲地逗弄着怀中乖巧的波斯猫。“你搞什么名堂?”方卫东不悦地问道。“怎么,打扰你好事了?”胡洁抬头看看他。“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方卫东脱掉西装外套,坐在另一张红木雕花椅上。“别装傻了,”胡洁把波斯猫放在地毯上,“这几年我就算再笨也能察觉出个一二三,告诉你,前些日子我找人调查过了,我知道你外面的女人是谁,你刚刚是不是和她在郊区的酒店鬼混呢?”方卫东的腰一下子挺直了,脸上的表情随着左右摆动的眼珠变来变去。“老婆,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瞒你了,是,我在外面有女人,可我是为了这个家好,我就想要个儿子,可你……”方卫东停顿了片刻,接着道:“老婆,你放心,等那个女人怀孕生下孩子,我就给她一笔钱,把她打发走。”“哈哈,还给钱?你不记得你公司倒闭了么?”胡洁不屑道。“公司是倒了,但钱到手了啊,而且我名下还有其他十几个公司,都是靠喝贝博的血养着,如今也养得差不多了,贝博倒就倒,我正愁它烫手呢。”“是么,挺有本事啊,以后是不是也要给我一笔钱,打发我走啊?”“说什么呢,她一个小地方来的野女人,哪能跟你比?你就当她是个活的生育工具就行!”“是么,我倒是挺想见见她,亲自问问当别人的小三是什么感觉。”“老婆!”方卫东腾地站起来,“你不能找她,起码现在不能!”“哎呦,还护着呐?”胡洁捋了捋酒红色的短发。“不是护着,你听我说,”方卫东紧走两步,上前握住胡洁的手,胡洁把手抽出来,下一秒又被方卫东握住。“说吧,看你能说出什么花儿来。”胡洁干脆让他握着了。方卫东半跪着,诚恳道:“老婆,她现在是我的挡箭牌,公司的事儿我都让她出面顶着,而且我故意给了她百分之十的股份,实际上她也算公司的老板,只要一出事,她想跑也没法跑。”“万一清算资产退钱,我们吐口唾沫就有了,可她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到时候来求我们,还不乖乖地让干啥就干啥,让她生孩子她就得生孩子,让她消失她就得消失,全凭老婆一句话!嘿嘿……”胡洁也跟着笑了,拍拍方卫东油腻的脸,一字一顿道:“你可真够狠心的啊。”方卫东顺势把胡洁的手按在自己脸上,“没办法,我在外面混,不容易呀,老婆宽宏大度,多理解。”胡洁盯着他,“理解不理解地不重要,反正你也不敢跟我离婚,你要敢离婚,我弟弟第一个饶不了你,就你这几年干的勾当,没一件经得住查。”“是是是,”方卫东频频点头,又觍着脸问道,“小舅子在工商局长的位子上待了好几年了,什么时候升啊?”“升什么升?再升就市长了,净想美事!”胡洁翻了个白眼。“嘿嘿,那麻烦老婆给他先通个气,这次贝博倒闭的事儿还得请他多帮帮忙,不!不用帮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行啊,不仅他,我也可以帮忙。”“你?你帮什么忙?”方卫东疑惑道。胡洁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弯了弯嘴角。似笑非笑。02第二天,刘芸起了个大早,先做早饭,再送女儿上学,之后忐忑地赶到贝博英语的所在地。没想到别人比她来得更早,还有几个一晚上没走,直接在门口打地铺睡的。不同的是,今天多了三个蔫头耷脑的保安,是大厦管理处派来维持秩序的。刘芸问其中一个保安,“具体哪天封的?”保安倚在墙上,不耐烦道:“封条上不写着吗?国庆放假期间,十月三号封的,他们欠物业将近半年的水电费了。”“啥?半年?”众人一听,一阵骚动,有的直接骂了起来。“他妈的,肯定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跑路,去派出所报警,去法院告他大爷的!”“对,报警报警!不信和谐社会治不了他们!”一个精瘦精瘦的小伙子光骂还不过瘾,发泄般飞起一脚,踹在玻璃门上。保安拦腰抱住他:“冷静冷静,保持理智别冲动嘛。”小伙子挣扎几下,脱不了身,气愤道:“理智个屁,只要出了什么事,都是让受害者理智,让受害者冷静,我们冷静得了吗?!”“辛辛苦苦挣点钱,想报个培训班提升一下自己,却遇到了骗子,你说你们骗坏人骗贪官骗奸商不好么,干嘛总骗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角落着一个一直安静站着的小女孩听到这些话,忽然蹲下身子哭了。她断断续续说:“我刚上大三,打算学点国际英语,就瞒着家里报了这家的外教课,贷款贷了58000,每个月用家里给的生活费和打工挣的钱还贷款,一个月才敢花四百块钱吃饭,我还安慰自己是减肥了……”说着说着,她把头埋进膝盖里,哭得更厉害了。人群又是一阵骚动,情绪越来越激烈,几个保安的喊话完全淹没在了众人的喧嚣中。就在这时,电梯门开了,四个年轻人面无表情地走出来,身后跟着一个穿藏青色职业套装的女人。刘芸仔细一看,这个女人她认识,她楼上的邻居,罗小青。罗小青指挥那四个年轻人摆了两张桌子,放了一些纸和笔,又在墙上贴了两张类似宣传通知的东西。人们一看有负责人出面了,呼啦一下围上去。罗小青清清嗓子,喊道:“相信这里很多人见过我,我是贝博英语的前员工,同时也是受害者,虽然公司倒闭了,但我们自愿坚守岗位,协助大家处理善后的相关事宜,大家稍安勿躁!”“接下来呢,请大家依次登记,想退款的退款,想转到其他培训机构的,我们予以协商!”此话一出,走廊顿时安静下来,人们小声交谈着,自觉地排起了队伍。罗小青环视一圈,心想,方卫东果然聪明,中国老百姓确实是最好骗的。同时她的心里又很不是滋味,她不愿做这个骗子。虽然表面上沉着自如,但站在这里的每一秒,她都感觉有千万根银针在扎自己的后背。特别是她看见刘芸的那一刻。刘芸也拿着合同排在队伍里,她的脸上浮着一层掩饰不住的欢喜,她暗暗地高兴,事情总算有眉目了。身后一个人戳戳刘芸的肩膀,刘芸回头一看,是那个穿皮夹克的男人。穿皮夹克的男人给她泼了一盆冷水,他说:“别高兴得太早,登记不等于退款,我见得多了,这是他们一贯的伎俩。”刘芸身前的一个中年妇女也附和道:“对,想退款,难啊!告诉你们,这家培训机构的猫腻多了去了,我一个朋友原来也在这儿上课,可国庆节前夕,突然上到一半就退款不上了。”“我问她她还不说,昨天我才知道原因,原来她有个亲戚在这家培训机构上班,亲戚让她马上退款,还让她保密,只有我们这些没有关系的人还蒙在鼓里!”中年妇女说完,使劲眨巴了两下眼睛。刘芸的心又慌了,手心不自觉地渗出汗水,她抬头望去,罗小青就站在桌子后面。看上去那么沉着自如,那么淡定坦然。03长长的队伍缓慢移动,登记工作有序地进行,虽然大家心存疑虑,但还都怀抱着一丝希望。谁都没有注意到,胡洁带着一个留寸头的男人上了六楼。寸头男流里流气的,是胡洁花钱在社会上找的痞子。胡洁指着罗小青,扯着嗓子嚷道:“大家听我说,她不是普通的员工,她是贝博英语的股东,她是老板,大家不要被她骗了!”众人齐齐看向胡洁,又齐齐看向罗小青,一时不知所措。罗小青当然也看到了胡洁,短暂的惊讶之后,竟恐惧地朝后退去。这或许就是小三见到原配后,一种天然的心理劣势吧。寸头男也指着罗小青喊道:“她不仅是股东,还是老板的情人,她肯定和老板串通好了,大家不要让他跑了,今天见不到钱就扣住她!那可是我们的血汗钱呐!”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见寸头男跳出人群,推翻桌子,把失魂落魄的罗小青逼到墙角,破口大骂:“臭biao子,甭想拿着我们的钱逍遥自在,不给钱就别想走!”受到鼓励的人群恢复了之前的吵闹,你一言我一语,“骗子”、“退钱”之类的声音不绝于耳。刘芸看不下去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进人群中央,挡在罗小青面前。“我认识她,她是我的邻居,她经常给我的孩子带好吃的,她不是骗子!”人群再一次安静下来,再一次不知所措了。刘芸接着说道,是对那个寸头男说的,“你是这里的学员么,昨天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是来捣乱的吧!”“尼玛,我呸!”寸头男骂道,刚想动手推开刘芸,躲在人群里的胡洁狠狠瞪了他一眼,同时摆了摆手。意思好像在说,目的达到了,少惹是生非。寸头男收起粗壮的胳膊,嘴上仍不依不饶,“你他妈算老几啊,就是有你这种人,我们的钱才要不回来!”刘芸没搭理她,扶起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的罗小青,在周围虎视眈眈随时爆发骚乱的氛围中,把罗小青送到电梯里,让她先离开这儿。电梯门关闭的一刹那,罗小青冲刘芸挥挥手,低低地说了一句“我对不起你”。刘芸莫名其妙,说哪门子对不起,说也是该说“谢谢”啊。04方卫东醒来的时候,女儿已经去上学了,老婆胡洁也不见踪影。他干脆什么衣服都不穿,光着身子下楼,走到后院,跳进游泳池里游了一圈。之后让保姆沏了一壶茶,躺在躺椅上晒太阳。迷迷糊糊中,手机冷不丁响了。方卫东拿起来一看,是罗小青打来的。他挠挠稀疏的头发,挂掉。没过几秒,手机又响了,还是罗小青。方卫东滑到接听键,不由分说道:“我正和客户商量融资的事儿呢,没紧急状况别打给我!”电话那端没有回音,方卫东“喂喂”两声,把手机从耳朵上挪开,举在眼前看了看。“你倒是说话啊,你怎么了?”许久,听筒里传来罗小青淡淡的声音,“如果我说我现在想见你,你会来吗?”方卫东一愣,随即吼道:“少特么发神经,赶紧把公司那边的事儿处理好。”说完挂断电话,扔到一边。此时,城市的另一边,罗小青握着屏幕暗下去的手机,站在大厦楼顶的边缘。摇摇晃晃地,像风中一面猎猎作响的旗帜。她彻底死心了,或许在昨晚方卫东接到电话把她丢在酒店的那一刻,她就应该彻底死心了。她终于明白,她只是一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只是一个冲锋陷阵甘当炮灰的牺牲品。如今深陷在这巨大的漩涡中,她已无法脱身。终将会在世人的唾骂中,变得一无所有。她望望脚下渺小的汽车,望望汽车穿梭而过的高高低低的楼,望望楼外的山,和山外飘渺的云。而后,纵身一跃。像一片羽毛,轻飘飘地,似乎飘了很久才飘到人间。又变成一朵鲜艳的花,盛开在坚硬的地面。跳楼的消息很快传到大厦的六楼,人们争先恐后地下楼瞧个究竟。刘芸挤不过别人,鞋子也挤丢了一只,眼巴巴地看着电梯一趟趟地下去,一趟趟地上来。等找到鞋子,从消防楼梯出来,救护车已经到了。刘芸没有看到罗小青的脸,只看到担架上一袭起伏的白布。那样的白色,像正午的太阳一般,刺痛她的双眼。06现在这个社会,但凡是死了人的事件,总会得到公众的高度关注。这次也不例外。短短几个小时内,关于贝博女高管跳楼自杀的新闻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网络搜索呈沸腾状态,全国人民的目光顷刻间聚集到一个地方。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出面,紧急下达指令,要求公安局、工商局、劳动局、教育局等各部门联动,防止事态恶化,彻查事件真相,涉及贝博“培训贷”贷款的相关银行和网络金融机构也纷纷表态,会全力配合政府机关,为受害学员谋求最有利的解决方案。原本混沌不堪的形势彻底扭转,似乎一切都在朝着积极健康的方向发展。但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是漫长过程的开端。警方下达了对贝博国际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方卫东的拘传令,当警察找到方卫东的时候,他正在酒店和两个夜场的舞女翻云覆雨。同时,警方多路出击,拘留了胡洁的弟弟,他和方卫东一直存在利益上的往来,警方已经暗地里盯他很久了。胡洁也被警察带走调查了,而此时的她,沉浸在后悔和沮丧之中。本来她只是打算去登记现场戳穿罗小青,让罗小青当众出丑,成为众矢之的,没料到罗小青竟然跳楼自杀了。而刘芸在政府部门做完一系列的登记备案后,和其他学员告别,去学校接女儿回家。站在学校门口,清脆的铃声响过,糖糖背着书包跑向刘芸,肉嘟嘟的脸蛋上满是兴高采烈的表情,脑后的两条小辫子蝴蝶般上下翻飞。刘芸蹲下身子,张开双臂,接住那娇小柔软的躯体。糖糖勾住她的脖子,趴在她耳边甜甜地叫了一声“妈妈”。刘芸的心头一震,紧紧地把女儿搂在怀里。不知道为什么,只因这两个简单的字眼儿。她突然间,热泪盈眶。- 浪小妞的第454个原创故事 -

END
·浪小妞·
【滑动灰色区域,往期精彩不断】

女婿在婚礼上,举起了刀(上)女婿在婚礼上,举起了刀(下)高速桥塌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上)高速桥塌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下)跳楼前的最后一刻,抑郁症女孩说了什么(上)跳楼前的最后一刻,抑郁症女孩说了什么(下)【修灵社】被带走的第十八个女孩(上)【修灵社】被带走的第十八个女孩(下)【修灵社】枕边的他,是恶魔还是天使(上)【修灵社】枕边的他,是恶魔还是天使(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